1. 首页
  2. 2010足球世界杯

“资本大屠杀”——索罗斯与东南亚金融危机往事

上世纪80、90年代的东南亚爽的不得了,继“亚洲四小龙”之后,又崛起了“四小虎”,泰国、菲律宾、马来西亚、印度尼西亚,合起来就是亚洲奇迹,大家似乎都找到了“发展之路”。奇迹让大家人心振奋,准备大干一场。

但是到了90年代末,似乎一夜之间又被打回原形,股市暴跌、货币贬值、多年的积累化为灰烬,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呢?

崛起

亚洲国家人口多、人力资源便宜,又可以随便污染,搞点代工赚点钱,欧美不屑于赚的那点钱亚洲穷逼国家赚起来虎虎生威。 所以东南亚这些国家承接了欧美和日本都不大愿意搞的纺织、皮包、普通机械零件什么的,尽管盈利微薄,但是对于这些穷的掉渣的国家来说,由于人力和土地等成本低,投资回报率依旧很高,西方投资人也就愿意来亚洲投资。

这时候大量的西方游资涌入亚洲,在亚洲搞投资拿项目,热火朝天。就是开头说的红红火火的景象。

暗藏危机

像日本这种跟欧美已经混了一百多年的鸡贼国家很了解西方的套路,知道西方国家的热钱涌入一个国家不是要给你们老百姓修路搭桥,也不是为了让第三世界人民可持续发展,人家追求的是快速盈利,什么赚钱玩什么。所以日本很早就限制了外资在日本的投资范围,设置了准入门槛,很多领域根本不让外资投资,让外资在日本只能搞生产,不能随便折腾别的,限制外资赚快钱,后来韩国和某大国对这个也非常有心得。

所以当时欧美银行对日本韩国的政府非常反感,说日韩政府对国外银行非常不配合。更讽刺的是,后来发现欧美银行们热情夸奖的那些国家无一例外被西方给狙击了,比如阿根廷、墨西哥、俄罗斯什么的,这真是城里套路多,人和人之间一点信任都没。


但是东南亚那帮国家哪懂这个,而且被自由派经济学家给忽悠瘸了,当时90年代不是苏联已经奔溃了嘛,一群经济学家聚在华盛顿,形成了一个叫“华盛顿共识”的玩意,这玩意大家很很熟悉,核心就是我国经济学家最喜欢说的,小政府、少管制、多自由

这一套在当时大家是深信不疑的,甚至苏联都搞上自由化了,东南亚国家自然非常冲动,感觉找到了发展的秘密。

但是你一旦门户大开,就得做好强盗们上门的心理准备。绝大部分自由派的人都是假设没有强盗,事实上文明社会不但有强盗,强盗还懂哲学,而且还文质彬彬穿着礼服拿着刀叉吃人。


套路大概是这样的,假如你是个炒家,你拿了一百万美元,去换成泰铢,比如换成了1000万,然后买了块地,上边盖楼盖房,炒高后卖给当地老百姓,赚了1000万,这样就成了2000万,然后去泰国银行里换成两百万美元跑路了,泰国白白流失了100万外汇,老百姓辛辛苦苦生产袜子赚的钱就这样被打劫走了。

或者有很多游资干脆根本不盖房,直接买一块商业地产,炒高后卖掉,套现走人。

而且这种操作一开始确实非常红火,因为国际游资都跑去亚洲不设防国家去炒资产了嘛,而且一支游资刚走,另一支又来了,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外资没走似的,其实一直在走马灯似的溜达。

刚开始弊端还不太明显,东南亚股市和房地产都再创新高,东南亚人民当然高兴,国际上对东南亚几个国家大家表扬,夸奖他们做的好,那些国家也信心高涨,偶尔有人看清楚了,觉得这么干是不可持续,是在找死啊,但是立刻被同僚骂个狗血淋头。

到了1997年,亚洲泡沫已经非常非常大了。

暴跌

祸不单行,泡沫很大,但是实体经济却出了问题,亚洲国家普遍内需不足,全部要依赖出口,但是在1995年左右,出口也开始疲软,整体形式已经非常危险了。这时候索罗斯上场了。


《纽约时报》有过一篇文章专门写索罗斯,那篇文章分析了索罗斯的投资理念和投资哲学后,总结出以下几点:

1、这人作为资本主义大鳄,恰恰是因为他意识到了放任资本主义本身的系统缺陷,并且能用这种缺陷赚钱。2、资本主义有啥缺陷呢?就是大家每隔几年会突然追捧某个东西,然后一起发疯,大叫“XX永远涨”,然后不断加价,直到最后系统会崩溃。这个发疯的逻辑可以参考我这篇《日本房地产泡沫往事:卖掉皇宫下的那块地,可以买下整个加拿大》。3、既然大部分人会犯傻,如果你不犯傻,你识别出这种“群体性傻帽”,你就可以赚钱!

这也就是索罗斯经常说的“反身性理论”,说白了,就是寻找黑天鹅。

所以在1997年,东南亚经济蓬勃发展的时候,索罗斯认识到系统孕育了大量风险,“起风了,风里有血腥味”。

索罗斯的思路非常简单,就是我们昨天文章

卖空美股、做空英镑,黑天鹅玩家索罗斯是怎么赚钱的?

中说的那个操作,借一个国家的货币,然后去外汇市场上抛掉,换黄金,大家把货币理解成白菜就可以了,货币本身也是一种商品。白菜卖不出去,白菜就会贬值,然后索罗斯再把一部分黄金换成贬值后的白菜还回去,差价就是索罗斯他们的利润。

为了防止贬值,泰国政府会动用外汇来接盘,一开始还想通过“对方抛多少,我们接多少”这个逻辑来操盘稳定汇率,很快就发现对面排山倒海一样对泰国倾泻泰铢,泰国外汇很快撑不住了,你没有外汇了,人家继续抛泰铢,可不是接不住了,赶紧宣布放弃了固定汇率,然后泰铢就跟白菜似的贬值了60%。这些差价就是索罗斯们的盈利。


说到这里,肯定有明眼的小伙伴看出来了,如果索罗斯他们借不到那么多泰铢,是不是就没事了?

是的,这也是这些年反思东南亚金融危机的一个反思点,只要设置防火墙,炒家们没法随意借到那么多钱,就能遏制洪水泛滥。比如2016年中国香港打过一次人民币汇率保卫战,思路就是把市场上流通的人民币全抽掉,炒家借不到钱,就没法继续抛人民币,相当于了没了弹药,很快就虚了然后跑路了。

但是泰国当时没有任何防火墙,任由国际炒家大屠杀,泰国几十年的积累化为灰烬,老百姓日以继夜的辛苦劳动成功全部成了国际炒家口袋里的猎物。泰国金融体系的剧烈震荡,很快波及到了实体经济,比如一些美元结算的企业,本来收支正常,现在货币贬值,美元债务涨了一倍还多,直接倒闭了。

金融炒家向来都是跟秃鹰一样的生物,闻到血腥就会一起跑过来,等到索罗斯让泰国掉了第一滴血之后,全世界的想象力都被释放了出来,既然泰国这么虚,那其它国家呢?进一步大家开始怀疑之前所说的“亚洲奇迹”是不是只是一个“故事”,一个群体想象?或者干脆就是幻觉?

这种世界末日来领似的幻灭感到处扩散,欧美大面积将自己的投资从亚洲撤出来,股市、汇市、楼市、纷纷大跌。


随后一个接一个的国家沦陷,马来西亚、印尼,各个市场都遭到狙击,尤其印尼这个倒霉蛋货币贬值了80%,那种感觉就像是今天拿着七千块还能买个苹果手机,明天贬值后就只能买一个mp3了。而且韩国也受到重创,从那以后,三星的股份就被美国人拿走一半以上,这个状态一直持续到现在。

各国内部相互践踏,大家争相抛售手里资产,着急落袋为安,很快波及到了香港,套路是一样的,从市场上借港币,然后抛售,股票也一样,也被大规模抛售,如果有买家就能维持不贬值,如果没有卖家就完蛋。

香港政府一开始表现很强硬,空头们卖多少,香港接多少。而且为了打击空头,防止资金外流,港府大规模拉高利率,这样间接毁掉了香港房地产,利率上升月供就变多了嘛,香港房价在1998年一年内就遭到腰斩,不过香港人也比较牛逼,举个例子,房子是400万买的,现在只值200万了,香港人还继续还房贷,并没有发生大面积违约。

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,国际炒家的形成的卖空大浪像五十米海啸一样冲向香港,中国大陆以紧急出手,用外汇接港币,相当于在香港前竖起六十米的堤坝阻挡下了最凶狠的一波之后,国际炒家弹药也快打光了,而且觉得硬啃没啥意思,尤其是有那么多好啃的骨头,然后折腾别人去了。

说到这里大家也就明白了,所谓金融战说复杂也很复杂,反正普通人玩不了。说简单也就那样,就是拼弹药消耗,以富可敌国的商业团体跟国家之前对耗,谁先虚谁死。

反思

文末,说说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启示:

首先,其实就算博主不说,大家也都看到了,系统得设置防火墙嘛,你的系统不能假设市场上全是好人,也不能假设人人都是活雷锋,市场上有猎杀型的鲨鱼,有食腐型的乌鸦,随时可能攻击你的弱点,然后把你吃的连块骨头也不剩。当然了,咱们写文章不会说是为了批判鲨鱼乌鸦他们道德败坏,我们强调“自我负责”,如果你被鲨鱼袭击了,最应该思考的事是你为啥让自己处于那个倒霉位置,以及怎么样才能避免这类问题。


其次,说一个投资理念,以前看过一个知名投机狗的传记,一大本,不过主要内容前言里就写了,核心就这么个意思:钱这玩意有个特点就是往少数人那里集中,有两个原因,一方面是少数人确实能干,另一方面信息不对称,有人会利用大多数人的预期来制造黑天鹅,然后收割韭菜。他说这叫“巨额利益驱使有人去工作”,你只要站在趋势的一边就可以了,不需要去关注别人怎么工作。

大概就是这么个思路,所以他每次有什么想法,总是记在纸上,然后探索这个想法的反面是不是也成立,去寻找别的可能,因为你的第一反应也是别人的第一反应,这个观念就叫“被收割观念”。他的胜率不太高,但每次都是用小额投入换去巨额回报,后来就发大了。

最后,国家和个人一样,想赚快钱,往往很容易被快钱收割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luedragonscoin.com/c/257611.html

a b